Vasilisa's gift

【后记_造梦师】The Dream Maker
因为并不拥有实体,只是以幽灵(spirit)状态存在的游荡者,Nausicca可以不同程度地操控他人的精神活动,比如记忆的收集,加工,销毁;以及制造梦境。
梦境可以凭空创造,但记忆并不可以,只能在一定基础上进行改造,比如稀释痛苦,涂抹美好;发生过的一切也无法被彻底删除,那些记忆只会被淡化,被埋藏在记忆深处…

【7】
“本来想要拉他一把,结果还是被拒绝了呢”
{啧啧,真是个执着的孩子啊。What does not kill you makes you stronger,这样天真的话,天使听到都会发笑的}
{再见了,小幽灵,这家咖啡店以后大概要常来光顾了}
“等等,洛特巴尔先生,您忘记了账单,要25先令…”
{-_-#……}
{请先记下吧。如我所说,我可是会常来光顾的}

【5】
“哦?假的,真的…谁定下了这样的游戏规则?”
“梦境与你所谓的现实只不过是两个选择,梦境即真实,现实即虚幻。
Dream is reality,and reality is a Dream。”
{即使是这样,记忆也是不可以被交换的。它只能被自然的忘却。那些悲惨的回忆依旧停留在脑海里,一定有它存在理由}
{我相信那些杀不死我的,都会让我变得更强}
What does not kill you makes you stronger
{总之,我想我并不需要你的帮助}

【4】
虽然你这么说,但也有个孩子坚持不要我回收他的记忆。
“交付叭,把你最痛苦的记忆交给我,我给你幸福无忧的梦境”
“那里没有冷漠的路人,没有漫天大雪”
“你不曾被遗弃在街头”
“平安夜的钟声就要敲响”
“你刚点燃最后一根蜡烛”
“妈妈正在厨房料理一只火鸡”
{……}
{有什么用呢?你明明知道,那都不是真的}

【3】
“可笑的就是,总有些人以为这些悲伤会有意义啊”
这世界上不同的痛苦,
有些给予人以磨练,成就出一个更强的人;
最后的胜利者,踩在痛苦的身躯上宣示胜利;
而另一种痛苦、不过是无谓的煎熬罢了。
像殉道者一样追求痛苦以得赎罪,完全没有必要。
那些在修道院门前自笞的修士,念着祈祷的经文要以自身献祭的人,不过是软弱的把期待寄托在所谓的神灵身上罢了。
根本就不存在什么天国;灵魂的救赎,也不过是教会敛财的谎言罢了。
而且作为一个恶魔,我拒绝接受任何的救赎。
By洛特巴尔《Ротбарт》

【2】
也有些人,他们来这里存放记忆。
一段太过悲伤的回忆不适合留在脑海里。
不过总有人坚持把它们留着。
说是为了铭记,为了激励自己。
直到那些记忆长满了霉斑,开始腐烂,
变成一滩刺鼻的黑色黏液。
绝望已经把他吞噬了,
那时候再处理,已经为时过晚。
他再想交换,只能交付出全部的灵魂,
用余下的生命换最后一次圆满的梦,
一场不会再醒的美梦。

【1】
凌晨2:45,Nausicca离开闹鬼车站,回到了小镇街角的店铺,等待黎明到来…
这是她经营的咖啡店,夜里去野外捕捉星星的余晖,存放在玻璃瓶子里,白天从街头集市的商贩手里购买各种石头。
有些石头有承载梦境和记忆的能力,被做成梦境石。打制成为挂坠,手链,或者头饰,出售给需要美梦的客人。

【捕星者与梦】
夜空里亿万光年外的星光,变成孩子脑海中甜甜的梦境。

【 冥河审判 】
恶行在生前可以被手段掩盖,
被金钱收买,被谎言粉饰,
却逃不过死亡以后的审判。
传说在这世界上的人死后,
他的心脏会被神放在天平上,
如果他心地善良、乐于助人,
他的心脏就会很轻很轻,
他的来生将往于极乐净土。
相反,如果他的心里装满罪恶,
他的心脏就会变得沉重,
他将为此接受应得的惩罚。
他将被丢入冥河,流放至地狱。
第三类人,徘徊在天国地狱之外,
在死亡时,他们遗失了自己的灵魂,
所以无法接受正义之神的审判,
他们将被放逐,排队渡过冥河,
因为胸腔里空无一物,
所以脚步僵硬,跌跌撞撞;
掉下木船的,成为怪物的餐点。
到达对岸的,将去往隐世之境。

【 提线木偶 】Summer
在城市的边缘,有一座奇怪的小镇
那里会收留所有坏掉的东西。
坏掉的八音盒,陶瓷娃娃,兽骨风铃…
坏掉的心。
【1】
梅雨季的皮斯小镇。
某个阴暗角落
坐着一个扯线木偶
残破的他望向天空...
去年的梅雨季...
【2】
“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叫你Summer好了”
那是他听到的第一句话
那是他第一次有了名字...
他记得玛莎很喜欢自己...
他有属于自己的小床
每次玛莎吃饭或者出去的时候都会带着他
他有好多的朋友
他一直是那个在灯光下最美的木偶...
 
【3】  
可是...
每次吃饭都会被弄上油污
每次出去玩都时不时的被摔到地上
每次阴雨天出去踩水都会被粘上泥巴...
所以...
每次玛莎总会说他好脏
每次其余的玩偶都开始嫌弃他
每次那个叫做玛莎妈妈的人总会很用力的搓洗他
他很疼...
但是能在玛莎身边很开心...
【4】
但是现在...
他脏脏的甚至搓洗不干净
他的关节在生锈
他的木头开始腐烂
他的世界也在崩塌...
他终于知道玛莎不再喜欢他了
【5】
他的小床现在属于了一只布熊
饭桌上也只有布熊没有他
出去玩也不会带着他了
就连出去踩水也不会想起他...
他已经意识到了什么
他该走了...
【6】   
他用他生锈的关节扯着他腐烂的双腿
伴随着咯吱咯吱的声音
一步一步走向房子外的一个拐角
其实他很舍不得
因为他还期望着有一天玛莎还会想起他
但是他知道这不可能…
【7】  
他扭着头望着那栋房子
他在窗口看见了那只正享受着曾经属于他的一切的那只熊
那只熊也在看着他
目光里夹杂着他看不懂的东西
Summer收回了目光...
他有点...想要永远离开这里的冲动
但是他这个样子走不了多远...
【8】
走遍了小镇每一条街
找遍了每一个角落
他收集了所有的木棍和丝线
狠心的把所有的关节都用丝线穿过
他疼得要命
但是他还是这样做了
他把自己做成了一个扯线木偶...
从他看见过天空到现在
只有一年而已
一年而已
又是同样的这个梅雨季
他已经没有办法动了
原本能操控着整个身体的三个手指也生了锈
他只能一动不动的坐在这里
【9】   
“你是Summer吗?”
勉强的抬起头
是那只熊...
“你也被抛弃了?”
“没有,我叫吉布,我是来找你的”
“来找…我?”
“恩,我们一起走吧”
“去哪里?”
“一座遥远的城市,据说那里收留所有坏掉的东西”
“为什么要带我走?”
“因为我知道有一天我也会变得陈旧,被忘记,然后被抛弃。我害怕,所以,我们一起走吧。”
“好...”
【10】   
隐世之境的街道上…
黄昏里能看见一个身影,或许是两个...
一只有些微微发旧的布熊...背着一个坏掉的木偶,提线木偶...
一步一步走进渐暗的暮色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