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rian Gray's Portrait

【妖精的森林】
【1】
双轮马车在一家驿站门前停下,已经到了黄昏,田野上压着死气沉沉的乌云,昭示即将到来的雷雨。
一个白色的身影闪现在夜色里,付给了车夫一个先令后,提起白色的裙角向驿馆的木门走去。身后哒哒的马蹄声越飘越远,飘向空无一人的原野…
这是一家很小规模的旅店,楼下住着一户当地人家,楼上有四间出租客房;脚下老旧的木质的楼梯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二层昏暗的楼道里摇曳着忽明忽暗的烛火,像通往地下世界的密道。
Nausicca来到自己的房间时,窗外已经开始簌簌地飘起雨,远处田野上的稻草人表情古怪地站在雨中。Nausicca看不清它的面孔,但看得见它在雨中的的渴望与迷惘,像一个丢失了心爱玩偶的小孩子。
【2】
敲门声把Nausicca的思绪拉回到雨夜的旅馆,她听到身后传来和蔼的女声。
“这样的坏天气,大概是不会有人来了,只有您一位客人,请下楼和我们一起进餐吧”
Nausicca转过身,抿出一个微笑作为回应,心里却在悄悄地惊讶:这位和蔼的旅店女主人,有着一张童话故事里巫婆一样衰老又丑陋的面孔…
雨淅淅沥沥地下,烛火摇摇曳曳地跳动,火光周围的暗影也狂乱的舞动…
Nausicca打量着面前木桌上的食物:银盘边缘没有任何雕花或者装饰,盘里装着一大块面包,一片奶酪…以及夫人为自己斟的一杯淡葡萄酒;对普通人家来说,已经算是丰盛的一晚餐了…
银制酒杯的侧面被刻出一个人像,一位戴着王冠的年轻女子,长发编出繁复的古代贵族样式,微微仰着头,修长的脖颈上戴着华丽的饰品。只是眼睛被雕刻的不太清晰。
Nausicca突然很好奇这个人像的身份,她会是传说中的瓦希丽莎(Vasilisa)么?国王Aron的第一位王后。亦或是后来上位的西尔维娅(Sylvia)?或者只是一个普通的贵族女孩?
【3】
“那是{遗乐冢}的小公主弥塞垃(Mercella)”,老妇人用温和的声音娓娓讲述着古老的故事,“是西尔维娅王后的小女儿,据说她在成年以后被嫁给别的城邦,躲过了后来的火山浩劫…在她的父亲Aron 死后,那个王国就开始崩垮了。她的两个哥哥,Killian和Theon分别继承了王位,但都在登上王座没多久就死去了…”
“那是因为一个诅咒。”一个稚嫩的声音不合时宜地响起来,落在一片寂静里,他的声音像颤抖的烛火一样,越来越小了下去…
“不要乱讲这些捕风捉影的东西,那只是传说而已,异端的女巫编造的故事…”坐在长桌一侧的父亲发话。
“这不是编造的故事…”迪兰特执拗地坚持着。
“你一定是又听老修女讲的鬼故事了”迪兰特左边的高个男孩笑着说。
“那个丑陋可怕的老女人竟然是个修女?我可一直以为她是个女巫呢”餐桌对面,一位面容姣好的女孩抿了一口淡葡萄酒,扬起她美丽的头颅,吐出甜美又有几分尖刻的嗓音。
“不是的,这是教区的约伯神父讲给我听的”迪兰特红着脸,用不大的声音努力反驳着。
他右边坐着年纪稍小的男孩,手中的刀叉顿了顿,转过小脑袋认真的问着,“…神父?他怎么会讲这样没有根据的吓唬人的故事呢?你在开玩笑吧,迪兰特?”
“我保证是…”
“好了,我不想再听这样的胡话了,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坐在长桌首席的男人放下刀叉,用严厉的声音宣告这个荒唐话题的结束。
“是的,父亲”男孩泄气的低下了头,摆弄着手里的镀银餐具,身边不时传来几声兄弟姐妹的窃窃私语。
他们把他当作一个总是听怪异故事的小孩子,但是那些“荒唐”的传说,又有谁能知晓是真是假呢?
如果真实即是梦境,虚幻即是现实。
【4】
“迪兰特,是迪兰特么?”
正在上楼梯的女孩子突然转过身,叫住了他。她正举着一盏烛台,那张面具一样轮廓分明的脸,一半映着跳动的烛光,一半隐没在影子里。
“是的,我是叫迪兰特”
“哦,如果可以,请你在我睡前为我热一杯牛奶,送到我的房间来,谢谢”
“好,我会的”小男孩乖巧地答应下来。
Nausicca转身走上台阶,摇曳的火苗一点点沉没于黑暗…
她回到自己的房间里,把烛台放在床头的矮木柜上,窗外的天已经彻底黑了下来,黑色的雨抹掉了一切的景物,看不到月亮,看不到街道,看不到原野上的稻草人。
身后有人敲了两下门。
是迪兰特,银盘子里放着一杯热牛奶,
“女士,您要的牛奶”,男孩乖巧地把牛奶放在矮木柜上。
Nausicca却没有打算放过他,她注视的目光让他有些脸红。
“还有什么需要么,请问?”男孩终于沉不住气。
【给我讲讲你说的那个诅咒吧】
“不、那其实是…请原谅我的胡言乱语…”迪兰特慌乱的拒绝,他今天可不想再被人当成取乐的工具了。
“就当给我讲个故事听”。
女孩的声音听起来没有拒绝的余地,目光牢牢锁在他的眼睛里,诱导他讲出没有说完的故事……
像引诱夏娃俄摘取禁果的蛇。
【4_下】
Nausicca依旧注视着他。
气氛微微僵持,男孩还是拒绝开口。
这次语气放得更温和了“我真的只是好奇~你不让我听完这个故事也许我会睡不着觉的”。
男孩低着头躲避她的目光,面前的这个女孩就像紧盯着猎物的猎食者,在朝着他吐着红信子……
男孩抿了抿嘴唇,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他感受到落在他身上的目光沉甸甸的重量,多么奇怪不是么?目光这样非实体的物质也会让人感受到质量…
“给我讲讲吧”她再一次开口,呼出的气息好像就在他耳边。他感觉冰凉滑腻的蛇身攀上了他的脖颈,走神的迪兰特打了个激灵一下子抬起头…
看着面前的女孩,她脸颊一样的面具上认真且期待的表情,迪兰特深深吸了一口气。
“那你可千万不要告诉我的爸爸妈妈”
“我保证”猎食者胜利的微笑,嘴角扬起一弯蛊惑的弧度;
【5】
Sylvia的子女因为不为人知的原因背负着神的谴责,倘若他们留下了后代,诅咒会随着血统蔓延下去;相反,诅咒就会应验在他们自己身上。
他们会在死去以后在棺柩中醒来,爬出坟墓回到世界,回到黑暗的世界,他们不隶属于天堂也不能堕落地狱,他们被永远的流放在生死之外,流放在阳光之外。
有人说诅咒来自于被放逐的瓦希丽莎,她当初就是因为身为女巫被放逐;也有传说,是巴图斯的祭司,拉斯洛长老,为了惩罚领导叛乱的Aron而诅咒他的后代;或者是西尔维娅做了什么触怒神的事情,最终招来了神的怒火。
总之,这个诅咒就一直在血脉里延续…
像一种无法被治愈的遗传病。
不会消亡,不会终结。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