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silisa's gift

【7】
昨夜她遭遇了一个冗长的梦境,她感觉梦神墨菲斯跟她开了一个玩笑,因为清醒以后Nausicca只能拾起凌乱的记忆碎片,模糊的人影拼凑出断断续续的事件,像乳白色的水雾在四周弥散,她拨开每一缕水雾的空隙,都有另一缕翻腾的水雾溢入。她无法知晓水雾对面发生了什么。
金色的利箭穿透了水雾,在温暖的阳光下它们逃窜,像海浪一样涌动,在渐渐归于平静后又消散。
窗外的乡村景色像一幅色调明亮的风景画,金色的原野铺开成一片海,以幽深的暗绿色森林做背景。昨夜表情悲伤的稻草人已经隐没了身影,此刻麦田上只有空旷的伤寒天空。
Nausicca沿着麦田里的小路散步,路径一直通向原野尽头,那里是当地人狩猎的树林。
迪兰特的话语回荡在耳边吹过的风里。
“我们信奉的神,是Sylvia的小女儿,名为弥赛拉(Mercella)。传说她是狩猎女神,保护猎人们在森林里不受野兽的伤害,也保佑他们能带着过冬的食物满载而归…”
再向前走就是树林,树林的阴影里站着一个模糊的人影。
一个女孩。她身后的半空中,盘踞着一团张牙舞爪的,紫黑色半透明的东西,扭曲成及其诡异的姿态。它身上一个黑色的空洞周围长满了獠牙,锋利的牙齿上还残留着血沫和黏液…
Nausicca从惊惧中清醒过来时,那个诡异的场景一瞬间消失了,好像臆想出的幻觉一样。风吹过明媚阳光的田野,金色的麦浪,一下一下抚平了呼吸,抹去刚才恐怖的画面…
在高高的金色麦田里向驿站走去,夜里她打算去镇上的夜集市买一些宝石,再去捕捉逃逸的星光,明天就要返回她的咖啡店。
此刻她正想着女主人会做些什么早餐…
【8】
“哦,上帝啊,这个小镇最近很不安分了”
女主人一边嘟囔着一边把早餐的盘子依次摆在餐桌上。
“镇上发生了什么吗?”
“最近有过一次死囚越狱的事件,监狱里的人都跑掉了…去了哪里也没人知道…也许逃亡到很远的地方,也许还在这小镇上兴风作浪”
“镇上又莫名其妙的有人失踪,像蒸发到空气中了一样,谁也没再见到过…”
“还有人被杀死,死在街道上,像是被野兽撕咬过一样,或者更像是是怪物,总之那些人已经被撕扯地面目全非了…”
“一定是那些可恶的逃犯做的!”
“就是啊,守狱人怎么可以这么玩忽职守呢,让那些罪恶深重的死囚全部逃了出来!天知道他们曾经做过什么”
“可怕的是这些人可能还在这镇上,上帝保佑我们;Nausicca小姐,您晚上最好还是不要出门了,外面比你想的要危险得多”
黑夜降临以后,Nausicca还是选择出去,毕竟说一个幽灵有什么需要害怕的就像在说一个笑话;
只是很不幸,她判断失误了。她看到了白天树林里那个幻觉一样的身影…
下一秒,巨大的紫黑色影子面目狰狞地向她扑过来,世界只剩下残留着黏液的獠牙…
【9】
她不知道怎么来到这里,所有关于过去的故事都被遗忘了,被一只神秘的手涂抹的一点也不剩。她只觉得她的灵魂好空虚,难以忍受的饥饿,一种想要吞噬一切,碾碎一切,毁灭一切的欲望…
她不停地进食,只有这样才能满足她贪婪的灵魂;有时候身体已经吃的累了,灵魂却还饥饿着,想要更多,她知道它在她身体里,饿着肚子,即使它刚刚完成了一次进食…
她趁着夜色在城镇附近猎食,用从死者身上偷来的金币珠宝和主教做了个交易,她提出为狱长处理掉镇上的罪人。
可惜她的灵魂消化地太快,很快镇上就没有足够的死刑犯供她来吃了,她想过猎杀镇上的居民,但这么小的一个小镇,几条街横着竖着交叉在一起,大家都是互相熟悉的人,而且人口也少得可怜,这样下去会很快就被发现…
她在树林里躺了一天,没有食物的一天,她觉得自己就快死了;她看见它的灵魂,就坐在她的面前,因为饥饿变的格外狰狞,就好像已经要一点点吞噬自己了…
【10】
好像神听到了她的祈祷,那天黄昏时下起了大雨,云把整个天空都抹黑了,她终于可以离开树林去猎食…
那天夜里她吃掉了一整户人家,连肉带着他们的灵魂一起吞了下去,她的灵魂终于稍稍安分了一些。
独自站在被雨冲刷的旷野上,她回想起从自己出现以来的所有记忆…进食,不断的进食…
猎人,死囚,小摊贩,生意人,马车夫,迷路的小孩子…
她不清楚这样的生活的意义。
不远处一户人家,窗里渲染着淡黄色的光晕,似乎是正在准备晚餐,主妇已经依次摆好了银盘子,孩子迫不及待地围着桌子坐下…多么温馨的一顿晚餐啊!她第一次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孤独,它的灵魂一定也感觉到了,与饥饿不同的,一种无法通过进食来填补的空虚…
她揣着这种孤独一个人走回了树林。
身后温馨的人家遥远的好像另一个世界…
【11】
陷入黑暗的Nausicca,在黑暗中漂浮着,在虚空中漂浮着。那个藏在迷雾后面的冗长梦境在漂浮中一点点清晰起来…
一个女人。她戴上了王冠,穿上了华服;她在人民的欢呼中走过街道,走向神殿,子民依次在她身边屈膝,下跪,匍匐;在路的尽头,她魂牵梦绕的人,这个国度里至高无上的王者正在等待她,她看到了他眼睛里期待的欣赏;一步,两步,她终于握住他伸出的手;
她被这个男人牵引着走向圣坛,跪拜在巨大的神像面前;祭司苍老而庄严的声音响起。她努力让自己从巨大的欣喜中挣脱出来,此刻她需要虔诚,虔诚的聆听神谕,神的旨意;祭司念完了最后一句祷词,在她的额前涂抹了圣油,把权杖交放在她的手中;
汗水浸湿了手心,她小心翼翼的握紧着沉重的圣物,因为兴奋亦或是紧张,她感觉到指尖甚至在轻轻颤抖…
她再次被他牵引着走出圣殿,站在高高的阶梯上俯视她脚下的子民。无数的人头,无数的眼睛,无数的高高举起的手;她努力做出一个温婉的微笑的表情,像一位往后该做的那样,尽管脚下的场景更想让她嗤笑…
西尔维娅皇后Queen Sylvia!
皇后万岁Long live the Queen!
震耳欲聋的欢呼声,笑容像舒展开的花瓣在她脸上舒展开来…
————————————————
在梦里她见过那个人。藏身在树林里诡异的女孩。
她打扮的像个贵族女子,和几个穿着奢侈的孩子分别站在圣坛两侧,正满眼憧憬地观望皇后的加冕礼,眼睛里是毫不掩饰的自豪和喜悦。
她的头上戴着一顶橄榄枝叶状的金色王冠,修长的脖子上戴着贝壳项链,正微微仰起她骄傲的头颅,目送着着自己的母亲登上圣坛…
她曾经是弥赛拉,西尔维娅与独手Aron的小女儿,遗乐冢的公主殿下。
此刻却沦为与怪物同行的野人女孩,终日藏匿在不见天日的幽深树林里,对抗着灵魂里难以抑制的咆哮的饥饿…

评论

热度(1)